999文学 > 绝品护花兵王信息页 > 绝品护花兵王章节目录
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
选择背景颜色:   选择字体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1320.第1320章 我就是那个炼器大宗师!

    极道冰寒,这是种可以冻结人的真气,冻结人的血液,冻结人的肌肤的天赋能力。

    一旦催动这种天赋,那股寒冰可以直到将敌人的所有生机冻结,猛地一敲会让对方化作冰渣。

    舞道脸‘色’越来越‘阴’冷,身的寒冰符纹涌动的能量也更加冰寒了。

    只见那股冰寒开始慢慢的朝陈一飞异化的龙爪蔓延了去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冰寒之力。”陈一飞一惊。

    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真气被慢慢冻结,连那异化的龙爪都感觉到了一种冰寒刺痛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?”舞道顿时得意的笑道:“这是你敢这样直接用手掐住我手腕的下场,你直接给了我一个毫无阻碍的对你使用天赋能力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我会把你的真气慢慢冻结,直到你的血‘肉’全部变成寒冰,然后我会再将你击成渣渣倒进粪池里面,让你知道自己和那些恶臭之物也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舞道越说越得意,越说越猖狂的笑了,他以为自己已经吃定了陈一飞。

    “你高兴完了?可惜我又要叫你失望了。”陈一飞冷笑一声,身再次起了变化,只见他的额头之再次的异化出了一对龙角,背后也是慢慢的延展出了一条龙尾。

    轰!~

    陈一飞身的气势在那一瞬间也猛地爆发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实力在那瞬间,也直接提升到了地仙人境巅峰的程度。

    而且,凭借他战体的强悍,涌出的凌厉真气,瞬间将舞道的那股寒冰力量冲散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有二次异变!”舞道的脸‘色’瞬间的变了,急忙催动寒冰符纹,凝聚出了一道道的寒流,朝陈一飞不停的涌去。

    可显然,这一次,他这寒流力量不再有用,完全被陈一飞的那股力量抵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没有更强的能耐了。”陈一飞这个时候话语变的极度‘阴’冷了起来,异化的龙爪猛地用力,竟然慢慢的将舞道的手腕掰的弯曲了起来,似乎马要将舞道的手腕掰断。

    “‘混’蛋,你敢……”舞道感觉到手腕处传来的剧痛,脸‘色’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陈一飞冷笑道:“我的手下可不是那么好欺凌的,而且,我说过的,今天我会让你和我的手下道歉,想要保住这只手,现在跪下,给我的手下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休闲。”舞道听到陈一飞的话怒吼了出来:“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几乎在他话落的瞬间,手的戒指突然猛地刺出了一道尖刺。

    那尖刺涌动着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极品法器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陈一飞见到这一幕,不由的冷哼了一声是,手臂一震,干戚长刀便出现在了他的手,猛地击出。

    锵!~

    干戚长刀猛地斩过,直接将舞道手的法器斩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同时,手的长刀已经架在了舞道的脖子之,不屑道:“你觉的自己可以杀谁?”

    舞道脸顿时没有一丝血‘色’,慌张道:“我是拜月皇帝最宠幸的人,这一次陛下连去寻找那个炼器大宗师的任务都‘交’给我,你敢伤我,不怕陛下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拿拜月皇朝的皇帝威胁我是吧?”听到舞道的话,陈一飞突然发出了呵呵的笑声:“可惜的是,我是不吃你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啪!~

    几乎在话落的瞬间,陈一飞便一巴掌挥了出去,狠狠的甩在了舞道的脸。

    噗!~

    舞道的脸颊顿时留下了两道恐怖的手掌印,一口血猛地了出来,甚至那血还带着碎牙。

    可见陈一飞这一巴掌是有多么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舞道指着陈一飞,满脸愤怒。

    可他才开口说出一个你字,陈一飞一巴掌又甩在了他的脸,将他‘抽’的晕头转向,几乎要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啪!~

    陈一飞几乎又是同时一巴掌甩在了舞道的脸,将舞道‘抽’到了地,牙齿又被‘抽’碎了好几颗。

    同时,陈一飞一脚踩去,将武秉的脸也踩到了地,让他落的了之前和武秉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一连窜的打击,舞道也知道了陈一飞有多么的疯狂,脸也难以抑制的‘露’出了一丝惧意。

    舞道带来的那几个人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们显然想不到这个小王朝的人会这么大胆,连舞道都敢打。

    可见识了陈一飞的实力之后,这些人根本不敢前,可他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,其一人急忙朝陈一飞喝道:“大胆,你竟然敢这样打武秉大人,你真的不怕我们拜月皇朝的陛下?”

    另外一人也急忙道:“没错,陛下可是玄仙高手,而且,除开陛下,我们拜月皇朝的真仙高手也不是你能抵挡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手下的话,舞道的脸终于恢复了一丝理智,急忙朝陈一飞喝道“可恶,你听到了,我们拜月皇朝有真仙,有玄仙的陛下,我回去一定参你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?你不怕我杀了你,让你直接回不去?”陈一飞突然冷冷一笑,直接握着手的干戚长刀猛地刺到了舞道的前面,那刀锋距离他的脖子只有一寸的位置,散发的寒冰让他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的敢杀我?我是陛下身边的红人。”舞道几乎是满脸抖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太监还‘挺’傻的。”陈一飞听到舞道的话,冷笑道:“难道到了现在你都没有发现自己要找的炼器大宗师是我?”

    听到陈一飞的话,舞道和他带来的几个人脸‘色’瞬间一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才想起,刚才这把长刀是从陈一飞身体内飞‘射’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有法宝才能收入体内。

    而法宝只是传说存在的,算是炼器大宗师都不一定能够有把握炼制出法宝。

    舞道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了近前眼前的锋利刀锋:“你……是你……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舞道惊的几乎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,因为他知道陛下有多看这个炼器大宗师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觉的,我杀了你,你们的陛下会不会帮你这个死太监报仇?”陈一飞冷笑道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
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
章节有错,我要报告! | 加入书架 | 加入书签 | 我要推荐